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看到这个简介的人你好。
我是第五霜泱/阮。
umm,这儿主要是吃而不产,偶尔会写些什么但我也不知道会写什么。
并不是什么正经家伙,也不会随意出现。
慎点慎关。
最近沉迷失踪。是我。
umm,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瞎搞事情。

嗯我明天中考了。
搞一搞事情。
ooc慎,私设如山注意,原创人物出没。
我宛如智障。
————————————————————
【喂王黯。】
【我明天就出任务去了。】
【不考虑请我吃顿饭吗?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见我了。】

那确实是最后一次见阮惊肆了。
王黯想着,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
那时自己对他说了些什么呢?

【你想得美。】
【反正无论如何你都会回来的。下次再请也不迟。】
对方似乎笑了笑。
【是啊。】
【我总会回来的。】
说完那句话的半个月后,王黯收到了对方的死讯。

几天后对方的葬礼上,王黯见到了将近半年没见的恋人王耀。
王耀的脸上有着淡淡的黑眼圈,眼底尽是疲惫。看见王黯后他立刻就奔了过来拥住他,然后是许久的沉默。
组...

小小的。一条鱼。

她看见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影。
琊海的火焰无边无际,灼热,却又冰冷。火星迸溅在男人脚边,燃烧着。
男人漫不经心地打上领带,一颗一颗扣好西服扣,整理着袖口,动作优雅而慢条斯理。
海水自他身前分开,火焰跳动着伏下身躯为他让路。
男人墨绿色的眸子被染上暖金的光晕。
她怔愣着,手足无措。
男人没有继续向前。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过身,向火焰深处走去。
在他面前,琊海奇异地温顺。
她看着男人的身影被火焰吞噬,海水聚拢,将世界分成了两半。

嗯……只是一点灵感,大约只是几个句子。

普拉格,一个神秘的组织。
拥有众多身份成谜的成员的组织。
被称为“行走的秘史”的,庞大组织。

行容优雅的普拉格制式,闪着血光的墨绿色宝石。
“秘史之秘史”,狐妖的阮。

瞎摸摸。瞎搞事情。

嗯,又是我。
看着自己的香水突发奇想的产物。
私设如山注意,ooc慎。
————————————————————
“鄙人本来以为……你不会喷香水的。”王黯神情有些复杂地看着王耀,“真的。这个香水不适合你。以后别喷了。”
“有吗?我觉得还好啊。”王耀闻了闻自己的手腕。
“不。鄙人不太能接受这个味道。”
王黯抽了抽鼻子,拼命忍住打喷嚏的冲动。
——天知道这家伙哪搞来的这么个鬼东西!

王耀身上的香水味,说来是个惨剧。
本来吧,王耀没想过这么做。但是他不知从哪看来的,说是好闻的味道会令人身心愉悦——当然可能对狐妖没用——然后王耀就想试一试。最近王黯的心情并不怎么美丽导致他吃了不少闭门羹,王耀都有点抓狂了。
决定了以后王耀就...

我大抵是有毛病了。

嗯。瞎摸摸。很莫名其妙的玩意儿。

那片土地浸透了鲜血。
暗沉的痕迹印在土壤上,多年来未曾褪去。
我捧起一掊土,嗅着它混合着腥味的泥土气息。
我很久没回来过了。
而这片土地毫无改变。

或许说毫无并不算准确。
我闻到一股陌生的香味。树叶沙沙的声响回荡在耳边,偶尔有一两声鸟鸣。
这里是一片树林。
在我印象里,这片土地一片荒芜,这树林应当是在我离开后才有的。
非常的平和,让我的心也安宁下来。

走出树林,却是一片荒漠。
温度毫无预料的高起来,倒是吓了我一跳。
我对这里有点印象,或许是我的火灼烧过的地方吧。
伸手感觉着空气的炙热,对我来说过于温暖,甚至有些让我昏昏欲睡。
在这里睡着可不太妙啊。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找了块巨石,蜷在巨石投下...

仍然瞎摸。

短打。

—你凭什么,哈,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你不会拒绝我的。
—比如说?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我所能交出去的一切。
—我可不认为现在的你还能拿出什么东西——还是说你的身体?嗯?
—不。
我能拿出手的,只有我的记忆。
所有的,不管是否不堪回首是否经久弥新,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还是每一个轮回。
—……原来……很有自信嘛……
—这是我的所有,取抑或否,决定权在你。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收下了——你的全部人生。

I heard him.
He said,"I will back."
I will back.
And I will kill you.
I thought he was crazy, but now I know he is not crazy.
He is serious.

瞎摸。

私设很严重的玩意儿,纯属自己写出来满足内心。
脑洞很久一句话并根据这句话发展出一段玩意儿。
搞不懂是我的锅。
那么开始。
————————————————————
我听见他的声音。
带着微微的沙哑,声线低沉,还有一点改不掉的上挑的尾音。
镇铃的声音清脆悦耳。
他抓住我的左手,把镇铃戴在手腕上。
我闻到他身上雨后栀的气息,令我安心的味道。
我看不见他,但我知道他。
我知道他是冕座。
我也知道他和我一样看不见我。

我把镇铃留给了他。
吉玛德拉并不赞成我这个决定,我知道。
然而我必须这么做。
一种奇妙的感觉驱使着我。
我和他是同类啊。
镇铃能够指引我,也同样能够指引他。
我已经不需要指引了,那自然就该留给他。

三百年神冠战,在遗落之地渡冥...

瞎搞事。

咳咳。你们好。好久不见。
摸摸鱼。瞎写写。搞搞事情。
大约又是无差。我已经不会写除了无差以外的东西了。
私设狐妖。慎入。
umm,一切所说只是为了迎合脑洞,不代表个人想法。
私心耀黯,占tag致歉。
——————————————————————————————
——你这算是在撩我吗?
——如果你愿意这么想的话,那就是吧。

王耀觉得这个狐妖在撩他。
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
像是刻意做给他看的。
但他又觉得不像。

“一般而言狐妖很少刻意撩一个人吧,他们会媚术和幻术,让一个人爱上他们只是动动手指的事。”
“那你觉得怎样才算?”
“这个嘛……不好说。”

王黯正在抽烟。
他叼着烟蒂,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
“喂王黯。我问你个事。...

犹疑着写点什么。
大约算是复健啥的破玩意儿吧。
——————————————————————————————————————————
铃铛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河面上。
“有人吗?……听得见吗?”有人在问。
声音中满是绝望。
听得见的。
男人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
他懊恼地发现自己仍然发不出一个字音,再吐不出昔日优美繁复的语言。
他晃了晃手臂,铃声再次响起。

1 / 6

© 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