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看到这个简介的人你好。
我是第五霜泱/阮。
umm,这儿主要是吃而不产,偶尔会写些什么但我也不知道会写什么。
并不是什么正经家伙,也不会随意出现。
慎点慎关。
最近沉迷失踪。是我。
umm,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片段 永远是片段

#惯例的叨一叨#
#这周的第二篇了hhh我心情好我任性#
#延续上篇世界观#
#就是,写写攻城的事#
#不会很长#
#莫名其妙属于我,看不懂属于我#
那么开始
———————————————————————————————————————————————
午夜的时候,阮沉霜被一阵嘈杂的声响吵醒。
他偏过头仔细听了听,却只听见了马奔跑时马蹄击打着地面的声音。
而且很多,杂乱无章。
阮沉霜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


穿着银灰色铠甲,骑着一匹枣红色战马的男人抬起头,仰望着城门上挂着的匾额。
“终于到了啊……”男人感慨。
“这就是赦结天城……
“真壮观啊……”


啊,原来是来攻城的。阮沉霜想。
他站在一栋阁楼的屋顶上,俯视着下方。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杀便是。


“敢问来者何人?”
“你可是这城中居民?若是,去叫你们城的顾灵出来。”
“你找顾灵又是有何事?”
“我是第五华章,奉圣上之命来攻打这座城。”
听了这话,阮沉霜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还真是不巧。”第五华章听到对方这么说。
“我就是这座城的顾灵。”


第五华章以前听说过阮氏族。
这个氏族成员全部都是狐妖,毛色各异的狐妖。
而阮氏最出名的,一个是族长阮徇殇,九尾灰狐,另一个就是阮沉霜,黑狐。
他看着那个在士兵中杀出一条血路的身影,提起红缨枪,拍马迎了上去。
那就让我见识见识吧——


“不愧是阮氏,名不虚传。”
“彼此彼此,第五家的人也挺不错。”
阮沉霜擦了擦之前溅到脸上的血迹,嘴角笑意不减,全然不像刚打了一场恶仗的样子。
反观第五华章,此人已是有些气息不匀,要拄着枪才能站稳身子,和他的对手截然相反。
“那么我想这次是你输了吧。”
“是我输了。”第五华章缓过来,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倒是难得碰上这么能打的人了,就这么赢了还有点可惜。”
听了阮沉霜的话,第五华章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那我下次再来呗。”
对方一愣,转而笑开了。


后来第五华章还真的又去了几次,打着攻城的名号,结果次次都铩羽而归。
次数多了,倒是和阮沉霜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惺惺相惜之情,两个家伙就成了朋友。
对手兼朋友。
一段奇怪的友谊。
end
———————————————————————————————————————————————
完全没有表达出我心里想的这两个人之间的纠葛。
貌似还烂尾?
算了就这样吧。
by the way,说实话我看见有一个小红心时吓到了。
这人动作挺快。

评论
热度(1)

© 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