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看到这个简介的人你好。
我是第五霜泱/阮。
umm,这儿主要是吃而不产,偶尔会写些什么但我也不知道会写什么。
并不是什么正经家伙,也不会随意出现。
慎点慎关。
最近沉迷失踪。是我。
umm,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片段 永远是片段

#惯例的叨一叨#
咳咳,又是我,这周第三篇
打井号太麻烦所以我就不打了x
最近在为天坑攒字数。安详倒地。
于是这篇有点奇怪
照常预警,短小可能,莫名其妙属于我,看不懂属于我
那么开始
———————————————————————————————————————————————嗯?谁?
怎么总在叫我……
好烦啊。


“他为什么不醒!?他为什么还不醒过来!?”
“你以为让他苏醒是那么简单的事么?继续叫吧。”


不想醒啊。
永远沉浸在梦里,多好。
为自己披上鲜红的斗篷,戴上嵌满宝石的王冠,做自己最骄傲最孤独的王。
多好。


“你真的不想醒过来吗……”
“不要绝望啊……”
“大家每个人都在等着你啊……”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一死了之呢。
这样,痛苦和忧伤都是最短暂的。
就算是很重要的家人,在过去一段时间后也会恢复常态。
所以啊,一死了之是最好的。
一了百了。


“求求你……醒过来吧……”
“我以后都不会和你吵了……不会再和你顶嘴的……”
“哪怕一秒也好……”
“睁开眼看看我啊……”


是谁?
谁在哭?
真是的……眼泪都滴到我脸上了……
混蛋小鬼都不知道给我擦掉的吗?
啧,烦死了。
就算要哭也给我适可而止啊。


“对不起……对不起……”
“都是我的错……”
“我不该对你说那种话……”
“我知道我错了……”
“对不起……”


“小鬼果然就是小鬼……”
“哭都不知道小点声吗……”
“吵吵嚷嚷的哪像个统帅样……”
“给我适可而止啊,让人好好睡个觉行吗?”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我去给你倒杯水?”
“我没什么需要的……最重要的就是请你消停点!”
“是!”


看着床上人的睡颜,第五华章心里突然一下一下鼓动得剧烈。
他伸手给他的老对头理好散乱在脸颊边的发丝,在指尖不经意掠过对方的唇时动作突然一顿。
没有呼吸。没有体温。
阮沉霜的脸平静无波,就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屋子里突然沉寂下来,空气中仿佛还带着死神的笑声。
终是撑不住了。
第五华章一言不发的写好报丧书,把纸张卷成小筒绑在一旁在窗框上站了许久的信鸽腿上。信鸽展开羽翼,向东南方飞去。
看着鸽子化为一个小黑点后,第五华章才回过头来继续看着阮沉霜。
你撑不住了,就先走了。
没关系,记得等我。
end
———————————————————————————————————————————————
大意就是阮和第五吵了一架后阮不知受了什么打击绝望了然后就一睡不醒了。
上面那堆瞎叨逼的东西可以略过了。 艹又忘打tag

评论

© 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