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看到这个简介的人你好。
我是第五霜泱/阮。
umm,这儿主要是吃而不产,偶尔会写些什么但我也不知道会写什么。
并不是什么正经家伙,也不会随意出现。
慎点慎关。
最近沉迷失踪。是我。
umm,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东方美人

#惯例的叨一叨#
好的又是我
啊终于要期末了开心
一边听神代梦华谭一边码这篇文,心情奇妙
想写cp向x于是就有了这玩意儿
提前预警,看不懂属于我,莫名其妙属于我
好的开始
———————————————————————————————————————————————
“喂,还活着吗?”
谁……?
花缄有些费力地睁开眼,过于明媚的阳光刺激着他的眼睛。
看不清……
“——还活着啊。”
“真遗憾。”


那是一个不过七八岁大的小孩子。
外表虽小,但神情却不像一个小孩子该有的。
过分的冷静,古井无波。
花缄多次试图和他搭话,但对方只会给他一个冷漠的眼神。
他有些尴尬。
在不知第几次搭话失败后,花缄仿佛放弃了一般,小声嘟囔。
“起码礼尚往来啊……”
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这次终于有了反应。他回头看了花缄一眼,说了一个字。
“阮。”他说。
花缄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他在和自己说话。
有点意外……不,是非常意外。


之后,花缄得知,阮和他一样都是东方人。
“阮长大以后一定会是个绝顶的东方美人!”
“美人不是形容女性的么。”
“美人是对长得好看的人的总称!”
阮沉默了。


不知是听谁说过,相遇是昙花一现,能不能再相见,就要看缘分了。
花缄想,可能他和阮是真的有缘吧。
不然为何再相见?


当年的小孩子已经长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
一个绝顶的东方美人。
花缄看着阮的侧脸出神。
对方注意到他的视线,眼神传达出疑惑。
他回过神来,摇摇头。
不知为何,有些失态。


按理来讲,花缄见过的美人也不少,况且他自己本身长相也属一流,没有道理对一个人的侧脸犯花痴。
就算他真的很漂亮……尤其是眼睛……
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又出神的花缄不知该说什么好。
是因为对方眼尾的红太过艳丽了吧。
一定是的。


阮和花缄都按照东方的习俗留了长发。
阮的头发比花缄要长些,花缄的头发只堪堪过了肩胛骨,阮却是已留到了腰。
这算什么啊!?
花缄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甘心。
对此,阮只回了四个字。
“种族优势。”
种族……
啊,真不甘心。
更不甘心了。
花缄想。


那晚,月色正好。
阮独自坐在雕栏上,望着月亮,不知在想些什么。
“阮……?你还没睡吗?”
“睡不着。”
同样睡不着的花缄拎着一坛子酒,走到阮身侧。
“好巧,我也睡不着。来喝点酒吗?今年新开的谛珞新窖。”
“好。”


酒意朦胧中,花缄看着阮,不由自主地出神。
东方美人啊。
真是东方美人。
仿佛受了什么蛊惑一般,花缄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亲吻上阮的眼角。
阮微微垂眸,没有任何反应。


“话说,那两个东方人是谁?以前从来都没见过啊。”
“啊,那两位大人啊。他们可是加西斯大人的贵客,特意从东方赶来帮助加西斯大人的。”
“加西斯大人的贵客……这两位的感情很好吗?”
“嗯——关于这一点我也是听说的,你也别当太真——他们似乎是情侣呢!”
“啊?真的吗!?”
花缄抬头看了看,拍拍阮的肩。
“他们说咱们是情侣诶,阮。”
“那又如何?”阮似是毫不在乎,“除非你不把我当你的恋人。”
“这叫什么话!”花缄故作一副吃惊的样子,“你不是我的恋人,难道是艾罗巴吗?我可没法接受!”
“这不就得了。”
花缄哼了一声,牵住阮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end
———————————————————————————————————————————————新设定新脑洞系列
不要管我为什么总换设定
这种破事。
因为我脑洞大。
为长篇攒字数中。

评论

© 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