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看到这个简介的人你好。
我是第五霜泱/阮。
umm,这儿主要是吃而不产,偶尔会写些什么但我也不知道会写什么。
并不是什么正经家伙,也不会随意出现。
慎点慎关。
最近沉迷失踪。是我。
umm,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投喂自己 彼此伤害

#惯例的叨一叨#
好的又是我。
最近,开了个大脑洞。
感觉会肾虚。
于是投喂自己。
照常的,莫名其妙属于我,看不懂属于我。
好的开始
———————————————————————————————————————————————
狐狸晃了晃火红色的尾巴,仰望夜空中的圆月。
今天的月亮,圆得出奇啊。


铁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敲击着地面,刺耳至极。
狐狸不适地闭上眼,一对狐耳无精打采地耷拉着。
好吵啊。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阮桑想要自由很简单的,做在下的契妖就可以了。”伏魔师笑着说道。
闻言,狐狸抬眼看向伏魔师,半晌才开口。
他的声音干涩,嗓子沙哑,每一个字的吐出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
“不可能,娑罗。”
“你妄想。”


“娑罗大人为何执着于那狐妖呢……这世上还有更多比他更适合您的,也愿意与您结契的妖啊!”
“你相信直觉吗?”伏魔师不答反问,却又自顾自说了下去,“我信。第一眼见到他,就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就是他。”
“他是最适合我的,我也是最适合他的。我们都心知肚明。”
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好累,好困。
好想睡觉。
狐狸眯着眼,把身子蜷缩起来,让阳光照到身上的面积更大。
这锁生咒,还真是名副其实。
锁住生命……禁锢生机。
啧,真狠啊。


“阮桑看起来已经很虚弱了呢。真的不打算考虑做在下的契妖吗?”
伏魔师的扇子轻轻敲打着红木椅的扶手,木头和木头的撞击声沉闷有力。
“绝不。”狐狸已经没什么力气,“宁死。”
规律的撞击声停了一会。
“那还真是遗憾。”伏魔师说。


真遗憾。
我们是最合适的,天生契合的。
只可惜,我们注定彼此伤害,毫无余地。
伏魔师摸了摸胸膛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疤,看着气息渐弱的狐狸。
“伤未愈,心未死。”
狐狸笑了。
“呵……”
“我也一样。”
end
———————————————————————————————————————————————
写这个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来啊!互相伤害啊!”
感觉我没救了。
全程不清楚谁是谁单凭直觉分辨。
所以具体还是自由心证。

评论
热度(1)

© 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