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看到这个简介的人你好。
我是第五霜泱/阮。
umm,这儿主要是吃而不产,偶尔会写些什么但我也不知道会写什么。
并不是什么正经家伙,也不会随意出现。
慎点慎关。
最近沉迷失踪。是我。
umm,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惯例的叨一叨#
咳,没错又是我……
放假,来个短打
预警,对话为主,ooc慎,私设如山注意
差不多算是无差……私心打耀黯,占tag致歉
以及,大约是架空【……】,所以例如短暂性冥视症之类的词可忽略xxx
看不懂是我的锅orz
um,好的开始
————————————————————————————————————————————————
“王黯——王黯你人呢?”
“在呢,嚷嚷什么……”
“我看不见你……”
“嗯……嗯?又怎么了?我看看。”
“……怎么回事?”
“没什么,短暂性冥视症。明天就好了。”
王耀没对这番话有任何怀疑,伸手要王黯抱。

“今天的月亮怎么样?是不是满月?”
“嗯,是啊。”
“诶——是泺月还是浼月?”
“浼月。”
“真的吗?!浼月很难圆一次呢!真想看看啊……”王耀的声音逐渐低下去。
王黯揉了揉王耀的头发。
“会有机会的。”
他透过窗棂的缝隙看去,天空一片灰暗,云层遮住了所有风景。
根本没有月亮啊。

“这是循环病症……几乎无法可医……”
“你想让他一辈子都这样吗!?”
“你是在害他!”
“王黯我求求你,离开这个地方,离开王耀吧。”
“你东狐天生背负这种诅咒,不管渡过多少次冥河结果都不会改变的!”
“可事实证明,在鄙人身边,王耀至少能平安度过十八岁生辰。”
“至于结局,在他们来之前,鄙人自会先一步前往冥河。”
“在那之前,你休想让王耀和鄙人分开一秒。”

“王黯……?你在哪?”
“说话啊王黯……”
“你又不在了吗……”

很久以后。
“传闻说,东狐族的狐妖天生便背负一种诅咒。”
“他们会遇到一个深爱入骨的人类,不可自拔的陷入爱河,但他们所爱的人会在狐妖爱上他们的第三年那一天深夜,受万刃剖心之刑,痛苦死去。”
“不过有一个狐妖打破了这个诅咒。”
“从他的爱人刚出生不久开始,他把爱人强行留在自己身边十八年,每隔一年便用自己的血混合着竹溪雪水给爱人沐浴,然后在对方十八岁生辰前自杀。”
“他的爱人平安度过了一生。”
“哇……这个狐妖好厉害哦……我会遇到这样的狐妖吗?”
“或许吧……不过最好不要。”
“为什么啊,老爷爷?”
“因为啊,那种明知情非得已却只能求而不得的感情……并没有多么美好。”
老人不经意地抬头。

经年大梦,梦中见残花凋零,秋风萧瑟,却有一点火苗在枯叶上无声燃着,蔓延成燎原之火。
狐妖的容颜一如当初,丝毫未变。眼尾的绯红似是灼热的火焰。他手中有一片枯叶,从他垂下的手上掉落。
再见故人,喜不自胜。

“鄙人等了你很久。”
“我不来,你难道不会来找我吗?”
end

评论
热度(17)

© 第五霜泱_沉迷失踪和暴君 | Powered by LOFTER